金工 大山求

侘び寂び 黑鐵工藝 大山 求

前言:侘び寂び_先一窺日本『侘寂美學』,再來看大山 求。

『侘び』跟『寂び』、在日文上面是二個不同的字語。侘び(WABI)是茶道中傳達的美學之一,

『簡素の中に見いだされる清澄・閑寂な趣』亦即是簡單,素樸之外在(或是不完美)內含的清淨,安靜之美。

亦即非追求外表的美,而重視內在意涵。

表現在茶道上,就是無關環境,無關茶席道具,外在都可以是簡陋的,但品茶時隱含的靜寂才是真美。

虫食い的表現是常用在木作,鐵工上面侘寂的技法
寂び(SABI):在閑寂間或長久時間後可以感受到的更深層,更豐富的美。 
寂び(然び)語意也有內部的本質滲透到外表之意。
物品的本質,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表現於外在。 以金屬來譬喻,就是生鏽,所以日文的鏽(錆び)也是同音字。   
隨著時間,物件的老朽,相對於豐富的內在,二種相反的內函互相作用而表現在同一物品上。   
簡單言之,『寂び』指的是物品在時間造成的老舊外表下,所帶來物件本質之美。
石燈籠上面的青苔如此,大山求鐵器的鏽也是如此。
鏽蝕,是錆(サビ)也是寂的表現。時間推演後物品本質的美才會顯現
侘び寂び:侘寂之美,可以簡化成為安靜素樸之美,隨時間推移而來的物件本質的美。

簡單理解侘寂之美,再來看大山求的作品,
『簡單質樸的外在,自然的鏽蝕外露,還有『虫食い』的美感。』
(虫食い是日本傳統工藝上會引用的美學概念之一,就是把蛀蟲蛀蝕的痕跡留下來或是表現在作品上,
以譬喻時間推移之美,以及外表的不完美)。
稍微理解侘寂之美,然後,我們就可以來認識『大山  求』了。

大山 求:(おおやま もとむ 、大山是姓氏,單名求。)

廣島縣福山市出生,東京長大、高中畢業後,進入日本設計界名門學校 セツ . モードセミナー

(Setsu Mode Seminar:由畫風獨特的畫家『長沢 節』所創立的設計學校,

是孕育日本多位著名插畫家,廣告設計,流行風格等知名人物的設計名校,

1954年以畫室的型態成立,後來移轉到青山的現址,很可惜於2017年已經閉校)。

位於山口縣 光市 山區的工房外觀

設計學校畢業之後,先在流行服飾業當設計師,後來轉為自由插畫家自行接案。

會從事鐵工的創作,起因是來自於插畫的委託者常常會希望大山 求可以將他們委託的插畫作品加以立體化,

也就是透過類似雕塑的方式把插畫變成立體的造型作品。

在這個過程中,鐵件經常是被大山 求用來做立體創作的素材,也從這個時候開始,大山求開始喜歡上黑鐵的創作。

決心專門從事金屬創作之後,大山求從東京搬到千葉,租了一間獨棟的房子,這樣從事鐵工的創作比較不會吵到別人,

在千葉十年間,主要創作都是以裝置藝術的大型作品或是擺設的Object為主,期間歷經了日本經濟黃金期間,

大型作品十分搶手。 然而在美國次貸風暴引發一連串金融危機當下,日本也同步受到影響,大型作品擺設不再好賣,

危機也是轉機,大山 求開始轉為創作日常生活中可以實際使用到的物件。

工房一角

轉作日常生活可以使用的創作之後,大山 求將工房從千葉一口氣往南遷移,遷到離故鄉廣島比較近的山口縣,

剛開始在周南市,後來在光市的現址找到這間大倉庫,位於山林間,左鄰右舍離得很遠,空間挑高,打開門身後就是山林,

非常適合鐵工創作的地點,一遷過來就是十年了,也在山口這邊結婚生子,目前有個二歲的女兒~

太太最早也是大山求作品的粉絲~ 所以對大山求的創作也十分體諒。

(山口縣光市,如果搭乘在來線JR一路往廣島前進,途中好幾段都是貼著瀨戶內海行進,這是大山求回程時特別報給我們的意外之旅。)

大山求與台灣:

大山求的母親在出生不久後,就被祖父一起帶到台灣(當時日治),在台灣經歷了童年跟求學時期,一直到中學之後才又跟隨祖父回到廣島,

那時正值終戰之前,回到廣島的祖父,母親,都經歷了廣島原爆,也就是所謂的『被爆者』,那場原爆之後,母親是倖存了,

但是身體一直都不好。 母親常常跟大山求提起在台灣的日子,大山求知道母親非常懷念在台灣的歲月,但是直到最後一刻,

因為身子不好終究沒能再度來到台灣,母親念茲在茲的台灣儼然是她的第二故鄉,大山求對於台灣,自然有一份很特別的情感。

大山求的創作:正如他的作品一般,不是那麼明亮,帶點昏暗時更有靜寂的美感。近代日本作家作品裡面,

最能夠輕易體現侘び寂び之美的,大山 求應該是排很前面了。

這樣的創作,大山 求喜歡自己一個人關起門來獨處,遇到個展時,更是會一個人關在工房裏邊,甚至好幾天連家都沒回,

除了他之外,工房只有一隻貓會偶爾出現。

太太是大山求忠實的粉絲,所以能夠充分體諒,也不會來到工房這邊打擾他的創作。

光市旁邊就是瀨戶內海,平常除了工房後面山林散步之外,偶爾也會跑到寧靜的海邊。

招牌作品:灯明,

是大山求這些年來最被認為是招牌的作品。 創作的來源,是來自早期日本的生活型態。

以前日式家屋多有地爐(囲炉裏)、地爐上方會用掛鉤從天花板垂下來,勾著鉄瓶煮水或是鐵鍋煮料理,

那個從天花板垂掛下來的長鐵件叫自在鉤(じざいかぎ)。 

自在鉤的型態就是燈明的吊件了,然後點燃油燈的碟子,其實是來自早期除了官方富人家,

一般民家是用不起蠟燭的,多是用個淺碟子放綿燈芯,倒入燈油點燃來照明,那個就是大山求燈明掛著點油燈的原型了。

黑鐵立燈

招牌作品:立燈(stand light)。

跟燈明一樣,在個展時都是秒殺的作品,黑鐵的鐵件,簡單的造型,燈罩等鐵件都是手工打造,

不管放在哪一個角落,都是一種極靜謐的美感存在。

招牌作品:琺瑯花器_琺瑯的加工需要800度的高溫,同時在製程中需要非常精密的控制,所以一般手工創作金屬物件的,很少有人會碰琺瑯,

因為成功率不高。大山 求即是少數中的少數了。 這二年新作的琺瑯花器也是開展就售完的逸品。

這樣的大山求,以前只有部分茶道具會在台灣有看到,這次2019年10月26~28大山求本人,帶著他所有的侘び寂び,回到母親的第二故鄉。

大山求 台灣 首次個展 品味大山求的日本美學_侘び寂び 

大山求的作品>>

大山求 的作品 有如『靜物畫』一般  Still Life

2021年09月25日起。Still Life   大山 求   安部太一  2人展

九月的展,大山 求即將與島根縣的陶藝家安部太一,一起詮釋各自的still life.

這是以銷售為目的的展覽,看展必須事先報名。

報名辦法於開展前一週內公告於粉絲專頁

 

Still Life by Oyama Motomu

例えば卓上に置かれた物の存在に、

そこに存在する光に、

物と物の関係に、

それらの織りなす一瞬に、

日常の風景に慈しみが在ります。

 

大山求 對「Still Life」的註解

在 桌上擺著的物體的存在

在 那處所存在的光

在 物體與物體的關係

在 那些所有 交織而成的一瞬

日常的風景裡,祥和 存在著.

 

大山求 之 Still Life

文章分類

木工 南裕基 茶道具 spatula 料理ヘラ 大久保公太郎 ヨシノヒトシ ヨシノチハル 色絵 京都陶藝 葉明慧 スエトシヒロ 白瓷 備前燒 森本仁 陶藝家 秋田陶藝家 白岩燒 和兵衛窯 渡邊葵 佐野元春 橋村大作 橋村野美知 Glass Studio 206 番地 村上圭一 ki-nari 湯河原 木工 谷口嘉 山崎さおり 茶器 渡辺キエ 青白磁 萬古燒 南景製陶園 茶壺 木工作家くま吉 彫刻 鈴木惠美 suzukiemi 畫家 井上茂 常滑 三島手 台北時食商行 MellowgGass 彩色玻璃 saburo サブロウ 陶藝 脇山さとみ 有永浩太 kotaglass laceglass 池田大介 小山暁子 魚骨文 三島 咖啡手沖壺 遠藤岳 陶器 咖啡壺 安部太一 莫蘭迪 靜物畫 切子 廣島晴弥 h-collection 金澤 枯白 kokuproducts coffee drip stand 水谷和音 熊本陶藝 茶器展 比叡山 山本哲也 矢島操 手捏陶 金彩白金彩 富田啟之 南部鐵器 奧洲水沢 及富鑄造 鐵瓶 生型鑄造 栗谷昌克 川崎萌 益子町 綠織部 小島鉄平 slipware 靜岡茶箱 市川製箱業 日本茶箱 杉木茶箱 高千穗 耐熱陶器 土鍋 壷田和宏 壷田亜矢 從廚房到餐桌 東京 三ノ輪小泉硝子製作所 小泉硝子 耐熱玻璃 理化學玻璃 團扇 熊本 栗川商店 Tpottery 十河隆史 粉引 古川桜 奈良陶藝 色繪瓷器 山本哲彥 小王子 富貴堂 鎚起銅器 銅壺 銅鍋 前田充 kitote 時食商行 南部鐵器 鈴木盛久工房 鈴木盛久 佐賀民藝 有田燒 大日窯 Lue Brass 菊地流架 黃銅餐具 多鹿治夫鋏製作所 TAJIKA 剪刀老舖 大谷桃子 北海道巳亦敬一 小林裕之 kobayashi glass 小林希 口吹玻璃 星耕硝子 伊藤嘉輝 民藝玻璃 土耳其藍釉 宮本惠 阿部春弥 筷子 大內竹工藝 tarasukinbonkers 京都 金網 作家介紹 金工 大山求 黑鐵工藝 竹口要 餐具 永島義教 作家 橋本忍 光藤佐 田中遼馬 苔色工房 岡悠 竹編 三野直子 玻璃
已加入購物車
已更新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